我还是比较看好的
2019-12-14 16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网络大电影从业者白一骢也认为,网络大电影的发展也会与网剧相似。“刚开始时大家觉得网剧很low,我承认一开始确实low,但这才两三年时间,网剧的制作水准已完全超过电视剧了。如今社交媒体那么发达,每个人都很在意自己的选择内容,在视频网站上的自主选择太方便了,这里的观众会越来越多。”

制作成本的提高,导致部分网络大电影具备了与同级别院线电影竞争的实力。由于网络大电影不像传统院线电影那么依赖知名导演、大ip和明星,把钱真正用在“刀刃”上,其品质并不亚于中小成本院线电影。比如获得2016金骨朵网络影视颁奖盛典最受欢迎网络大电影的《深宫遗梦》,作为首部网络宫斗戏不仅题材新颖,而且剧情并不套路,服装道具也颇为用心,目前在腾讯的播放量已经破亿。

网络大电影来源于微电影,只是在成片的时间上更长一些。一般来说,网络大电影讲述的故事内容,对制作团队的要求也更高一些。由于网络大电影的类型看似比院线电影更突出,许多人对其尺度标准多有误解。

对于受众群体,阴超有这样的看法:“网络大电影与网络小说、网络游戏都是亲戚,这些发展过程都有共同的属性。很多人以前觉得传统出版物才是文学,但现在的大ip都是过去那些不起眼的网络小说。一些网络游戏刚出来时制作很差,可玩性很差,但现在已经成了年轻用户消费娱乐的对象。网络大电影起步发展晚,但未来也会成为人们重要的娱乐手段。这是一个发展阶段,总会从量变到质变。”

阴超介绍:“早期网络大电影只有几十万的投入和产出,50万就算最高的了;今年达到200多万的平均成本。如《道士出山3》200多万的成本,收入达到2000万,但这样的情况,毕竟是极少数。”

谈及网络大电影未来趋势时,唐爱明表示:“今年初步估计有2000多部网络大电影上映,市场的总容量预计会有30亿元左右。不过,真实的市场容量还会比这个数据多一些。实际上,网络大电影的收益可以从多方面获取。目前来说,我们只做好影片质量,就能够保证收益。未来的发展,我还是比较看好的。”

今年,该公司出品的《大哥不要》很快就要和全国观众见面。该片是西安目前投资最大的一部网络大电影,动用演员多达300人,在咸阳、渭南、西安三地拍摄。影片根据真实人物故事改编而成,属于现代都市黑帮喜剧片,演员不仅有知名模特邢吉、青春演员何林蔚加盟,还有《欢乐颂》中曲筱绡闺蜜“linda”的扮演者、《百鸟朝凤》村痞刘元的扮演者等。

记者了解到,西安咖门娱乐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近年在网络大电影方面的表现,引起了很多全国同行的关注。作为西安第一个全面拥抱新媒体的影视公司,该公司曾打造出知名的网络剧《生活真奇特》。公司创始人唐爱明说:“咖门娱乐的目的是打造中国最有营养的新媒体影视剧,无论是从创意、宣传还是播出,全部通过新媒体手段完成。”

过去许多人认为,普通观众都可以拍网络大电影,而如今创作团队的优胜劣汰也日益凸显:融合中国四大名著元素的《暗黑神魔录》,打造蒸汽朋克、机甲等硬科幻元素的《冥日帝国》,重塑三国猛将赵云传奇的《天下第一枪》,关喆执导、张国立监制的时尚魔幻都市喜剧《神笔马娘》等,这些网络大电影背后都有专业电影制作团队的身影。还有,演员曾志伟加盟了科幻类型网络大电影《麒麟特战队之机甲核心》。

网络大电影导演阿齐告诉记者:“因为观众偏年轻化,明星演员们既要重视这些观众,但同时心里会有些小矛盾。尤其是一些二、三线演员已经发现,网络大电影赚钱比较容易,拍一天拿十几万,虽然比市场上的片酬要价低,但工作周期短。同时,他们也很在意自己在网上的推广度。此外,很多人不愿意宣传自己出演网络大电影,觉得定位不对,担心被人说low。”在他看来,“其实这些明星也都明白网络内容是趋势,也同样在等待临界点。就好比视频直播这件事,早已存在了十年之久,之前的那些年里,明星都不会参与。但如今,明星都纷纷参与直播秀场,正是因为临界点到了。”

据刘朝晖的观察,在去年之前,确实出现了一批回报率达到10倍的网络大电影。但到今年,五成的网络大电影根本不赚钱。他说:“如果认为投资方的项目不会赚钱,那就会放弃这个项目,因为我们也要做品牌。在这种导向之下,有些网络平台每周收到30个到40个项目,其中有三分之一已经完成成片,但他们通过审核,决定参与宣发的只会有两三部而已。”

以商业头脑著称的王晶,是最早进入网络大电影领域的著名导演。2015年3月,他就与爱奇艺签下了6部网络大电影的计划,每部投资超千万元。今年7月,登陆爱奇艺的《我的极品女神》,就是由郑伊健、周秀娜主演的网络大电影。最近奇树有鱼与刘春所在的中南影业实现战略合作,宣布将前《南方周末》记者郭国松作品《太平洋大劫杀》改编成网络大电影,由高群书担任导演。这个源自“鲁荣渔2682号”真实事件、如大逃杀一般的惨烈故事,本来就非常适合被影像化,刘春希望借此为网络电影树立标杆,扭转人们对网络大电影廉价、粗劣的印象。《太平洋大劫杀》计划明年上映,目前已经进入剧本创作与修改阶段。高群书表示,这部电影会类似“残酷版的《神探亨特张》”。

前几天,根据王宝强离婚事件改编的网络大电影《宝宝别哭》,因为遭到电影圈内人士的集体抵制而引发公众关注。该事件使得“网络大电影”这个新生事物从幕后走向前台,让人们把关注的目光聚焦到网络大电影上。

《宝宝别哭》开拍的行为,将触角蔓延到了公众人物的私生活上,将此前一直饱受诟病的网络大电影蹭ip现象公开化。记者在西安多家影院采访了50多位影迷,当谈及“你会用一个怎样的词来看待网络大电影”话题时,很多被调查者选择了“低俗”“粗制滥造”“模式化”等词语。不被影迷看好的网络大电影,它来自哪里?现状如何?其未来又在哪里?连日来,记者就此进行了专题采访。

与过去蹭ip相比,如今更多网络大电影开始走ip开发的常规路线,其中一种是购买网文、漫画等ip进行改编。比如年初根据惊悚系列小说《异闻录》改编的网络大电影《异闻录之捉妖兄弟》;而更为普遍的则是原创内容的系列开发,自主打造成为ip品牌:恐怖电影《深夜书店》已开发到第3部,同属“深夜”系列的《深夜药店》也已顺利杀青。暑期在爱奇艺上线的黑帮喜剧《古惑镇激斗少年》,后续两部也将于今年问世。

网络大电影成本低的标志,也在慢慢改变。去年网络大电影的平均成本在50万左右,而今年多数作品的制作成本都超过100万。近日奇树有鱼公布下半年片单,其中有7部顶级网大制作成本都在500万以上,根据原《南方周末》记者郭国松的同名非虚构作品改编的《太平洋大劫杀》,更是突破了千万级别的投资门槛。

出品过著名网络大电影《道士出山》系列的淘梦网ceo阴超认为,虽然网络大电影由视频网站“自审自播”,但实际尺度与电视剧一致,比院线电影尺度更严格。“比如院线电影《老炮儿》里的性爱镜头、《心花路放》的车震戏,在正规的网络大电影中根本不会出现,有性暗示的画面都会删掉,连摸大腿这种镜头都不可以。”

阴超则认为,网络大电影丰富了国产影片的类型,“那些刚毕业的学生,要感谢这个时代,在没有论资排辈时就进入了实际操作层面。网络大电影的新人导演一年可以拍三部片,而对比院线导演十年拍三部片的经验值,他们直接面对一线观众,不用担心电影院线市场的更多环节。据我所知,现在有一些网络大电影导演的收入,已经高于院线导演的收入。在互联网时代,这是年轻人锻炼的好机会,未来他们的成就可能会超过很多院线导演。”他同时建议,“网络大电影市场还需要进一步规划,比如《宝宝别哭》这样的网络大电影出来,自然会遭到业内人士抵制。这对从业者的道德,需要有底线的要求。总之,需要有规范的市场和有道德的从业者一起把网络大电影发展好。”

刘朝晖认为,和所有行业的商业规则一致,网络大电影降低了电影门槛,很多人进来玩一票,低成本好题材的项目拍个故事就能赚钱。但当市场热了之后,赚钱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“春节时,我遇到一个项目,是一个武术指导用积蓄与朋友的筹款,花了几十万拍的一部网络大电影。但成片出炉时,市场行情已经变了,已经不再接纳他这种粗糙的东西,那肯定就亏本。”

专注网络影视制作的西安咖门娱乐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唐爱明,也有同样看法:“目前来说,确实有五成左右的网络大电影不挣钱,但是行业就是这样。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一直坚持作品的质量为上,专心做好影片内容。”

记者获悉,网络大电影的受众以男性用户居多,其中80%的观众又是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,这与网络游戏、网络小说、网络直播软件的受众属性基本一致。

网络大电影曾以周期短而著称,但实际上,现在的网络大电影的制作周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慢。奇树有鱼公司创始人刘朝晖介绍:“过去一部网络大电影最快一周就拍完,后期制作15天左右,大约45天可以完成一部片。但从今年开始,拍摄期从一周已经升到15天,有些甚至是20天。由于题材上的优化,后期制作需要更精良,原来15~20天的后期制作周期,现在恐怕要一两个月才能完成。实际的工作内容,和一部小成本影片差不多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zldjf.cn香港最快开马现场直播,香港最快开马现场直播,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版权所有